走访手记∣桑梅朵

返回列表 发布日期:2017-07-13

——武汉大学 穆恩怡/文

  在众多花卉之中,我挚爱两种。一种是开到荼靡的曼珠沙华,鲜红彻骨,开得妖冶而绚烂;一种是深居戈壁的依米花,小巧玲珑,开得羞赧而坚韧。
  这是我第二次来青海,和上次旅行不同,这次来到青海,我见到了一群鲜活的生机盎然的生命,他们就像在青藏高原盛开的一种花,这种花不仅开在高山田野,也盛开在邻家小巷,它盛开时呈各种缤纷色彩,花型小巧却不失大气,花色娇艳却又不乏含蓄,它叫桑梅朵。
 


民和二中-志愿者合照


甘主任帮我们分析学生家庭情况


  这是我们来到青海省海东市民和县的第二天,我们一早来到县二中,找到资助办的甘主任。主任细心的帮我们分析受助学生的家庭状况、生活环境;耐心的指点我们走访路线,哪里可以迂回行走,哪里安营扎寨,一笔一笔在不大的地图上帮我们标画清晰;自豪的说着县二中学生,他说二中的学生可爱而上进,我记得,他说时眼角满怀笑意。
 


民和史纳村-走访杨鸿英一家路上见到的两个小孩


民和史纳村-杨鸿英一家


  这是我们走访的第一家,在离民和县城不远的村庄,姑娘和姐姐在家中,还有小表弟,姑娘的父母亲都干活去了。那天天很闷热,忽然刮起大风,黄沙漫天飞舞。后来,突然下起了雨,姑娘在雨中目送我们离开村口。
 


志愿者在路边吃面包


志愿者走访的路上


  第三天走访北山乡是留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一天之一。民和县海拔大约1200米,北山乡在海拔2600米的山顶,班车每天只有一趟,中午十二点上山,中间不停歇,下午一点左右下山。我们怀着实在不行就花五个多小时走下山的决心,背上足够的馍馍,一路上山。山顶的景色真的格外迷人,一种世外桃源的即视感,错落不一的梯田,刚刚谢掉的油菜花,绿油油的小麦,乡间小路上驱赶不散的羊群,田间几点小舍,烟囱上依稀飘渺的炊烟……
 


民和的妇女与孩子的日常穿着


民和的老百姓日常穿着


  结束了前三天围绕民和县的迂回走访,我们一路向南进发。途经巴州镇、西沟乡、古鄯镇、满坪镇、甘沟乡、官亭镇,到达最远端的中川乡。
  乡镇中心大多处在山间凹地,而各村各家都如繁星包裹明月般环绕山头,很多地方看着很近,走起山路来着实很远。上图为民和的老百姓日常穿着,由于民和县为回族土族自治县,男女老少的穿衣特点都体现着少数民族独有的风土人情。
 


为志愿者指路的孩子


最艰苦的山路


  整个行程满满都是感动。
  感动来自于受助学生,有些学生父母离异跟随舅舅舅妈、爷爷生活却依旧对生活满怀感恩,有些父母常年残疾,孩子小小年纪照顾家里长辈,有些家庭多子女上学,不大的孩子早已在外打拼;感动来自于乡里乡亲,图上为我们指路的孩子,最艰苦的山路却依旧耐心攀爬着的老人,街坊邻里的热情与帮助;感动来自于我们的队友,不论刮风下雨,飞沙走石,崎岖山路,漫漫长夜,我们都一路携行,从未打过退堂鼓,我们互相鼓励,互相关怀,丰富了经历,也收获了友谊……
 


“萤火虫”队的图片


  这是我们青春的一段美妙履历,也是山里孩子们青春回忆里的一点星光。我们队的队名叫“萤火虫”,这是一种奇妙的自身发光的微小昆虫,它们成群结队,只生存在山谷之中,很难被人发现,它们星星点点,汇成一条长河,铺满山谷的每一个角落,带来绵延的亮光,带来温暖。
  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再回到这里,以一种怎样的心态,看见怎样的风景,我甚至不知道我再次见到我的小伙伴们会是怎样的心情。但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了,来过,行走过;看到的,听见的,感受的,铭记的,怀念的,这些,就足够了。
王家卫的电影里有这样一句话,也或者是原著里的:“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”
  我原来不懂,现在有点懂了。
 


桑梅朵


  这就是桑梅朵,干净纯粹吧。
  其实,它有个为人熟知的名字,叫格桑花。但我还是更愿意叫它桑梅朵,因为这里的人们都这样叫它。
  我说我喜欢曼珠沙华,也就是彼岸花,传说是很通灵的一种花,因为它一大片一大片盛开在三生桥旁,连接生死,有一种命中注定的决绝;而依米花,五彩的花瓣,在戈壁上艰难盛开,它的盛开如昙花一现,花语为“转瞬即逝的爱”。
  这种形如波斯菊的格桑花,就像青藏高原地区蓝的深邃的天,低低的飘摇的云,像生活在这的人们最虔诚的灵魂,最明媚的笑颜;而它的花语呢,就是这里的人们带给我的最深切的感受,也是我对他们的祝福——
  永恒的美好。
 

分享到: